Nuit

漫威DC粉,萌盾冬/SuperBat/HalBarry/41/Drarry/虫绿,攻受无差,可逆不拆。

微博/随缘居同名

【德哈】时间胶囊

配对: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一个跑题的时间胶囊的小甜饼,OOC私设巨多,写完这个就可以开始写狗血爱情故事了。

正文:

收到霍格沃兹的校庆邀请函的时候,Harry有些发愣,这是他们这届学生毕业10年以来第一次举办校庆,意义非凡。

毕业后的Harry通过培训考核成为了一名傲罗,Ron和Hermione同他一起,他的校友们也各自有不同的选择,除了在魔法部的同学能偶尔见到,其余的就再也没见过了。

不知道Malfoy会不会来,应该会的对吧,这可是10周年校庆。

如果有人问Harry这么想见Draco是不是喜欢他,Harry会非常坦诚的说是,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Harry已经不是那个谈及感情就迟钝害羞的小伙子了。

如今Harry都27岁了,Ron和Hermione的孩子们都可以打酱油了,他还是单身一人。

刚毕业那会Harry和Ginny还是被众人看好的一对,两个人也在一起好几年了,眼看着都要谈婚论嫁,后来Harry实在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就和Ginny分手了,还差点被Ron揍一顿。

和Ginny分手以后Harry一直保持单身,一直热心给他介绍女朋友的朋友们在多次尝试失败后,居然试图给他介绍男朋友。

Weasley一家也表示就算Harry带回来一个男人,他们也会把Harry的男朋友当成一家人看待的,若干年后他们见到Harry带回个马尔福后万分后悔这时说的话。

尽管Harry无比想要有一个家庭,每天睡醒身边有另一个人的体温,下班回来有人等着他吃饭,共同做家务共同购买生活用品,无论做什么都是两个人一起。

但他在感情方面非常专一,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共度一生,绝对不会随便和什么人结婚,可惜Ginny不是那个人。

然后他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好像是Draco Malfoy。

说起来Harry对Draco的喜欢实在有点奇怪,在朋友们眼中,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明明是死对头,见面就要吵个你死我活,这么恶劣的关系,Harry怎么就莫名其妙喜欢上他了呢。

只有Harry自己知道他们的羁绊不止那些,比如在对角巷摩金夫人店里第一次见面,虽然Draco表现得傲慢又讨人厌,但是那张小脸还是挺可爱的,而且那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巫师世界的同龄人。

比如开学的时候当着全院的面朝他伸出表示手,虽然被他拒绝了,后来不算和谐的相处过程中,Harry多多少少知道一个Malfoy的主动示好有多难得,Harry觉得自己当初不应该拒绝的那么干脆的。

比如他趴在行李架上偷听Draco他们讨论黑魔王的事,Draco发现他了,还狠狠踢了他一脚,明明对他十分憎恨的样子,Harry都以为自己肯定完蛋了,Draco却只是把他丢在地上还盖好隐身斗篷,没有告诉任何人。

比如六年级在盥洗室撞见了对方哭泣的模样,虽然他还失手把Draco打伤了,Harry当时只是想好好和Draco谈谈,谁知道Draco根本不听他说话一直朝他扔咒语,他一激动就把人伤到了,Harry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这下仇更深了。

比如在Malfoy庄园大厅里,Draco被黑魔王手下们叫来指认他,从对方看向他的第一眼,Harry就知道Draco认出他了,虽然他的样子被Hermione施咒改变了,Draco看见他这副模样居然问的是他的脸怎么了,Harry心里有点微妙,然后Draco也没有指认他,还让他轻而易举的抢走自己的魔杖,Harry觉得越来越搞不懂Draco的想法了。

他们之间有太多言语无法表达的过往,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也慢慢变成了爱恋,也是Harry毕业离开学校很多年后才意识到的。

作为一个傲罗,他现在养成了关注时事新闻的习惯,Malfoy家族又是经常上头版头条的,Harry多少也能知道点关于Draco的事,好在目前还没新闻报道Draco结婚的事。

Harry对Draco还有太多的不确定,他觉得Draco应该也是喜欢他的,不然他那七年的纠缠不休又算什么。

但是他觉醒得太晚了,不知道该不该去找Draco,理智告诉他应该去,但是行动上他不敢,他实在无法确定现在的Draco对他还有没有喜欢的成分。

一来二去就又拖了好几年,现在有一个最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就是这次校庆,如果校庆的时候能看见Draco,Harry想试着把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

不管Draco现在对他的看法是什么,虽然这份感情来得太迟了,但是不说出来心里就像被一块石头压着一样透不过气。

转眼间就到了校庆那天,在见过McGonagall校长后,Harry和Hermione,Ron来到大礼堂里,整个礼堂被数不清的气球鲜花彩带装饰着,挂着“XX届学生毕业十周年校庆”的巨大横幅, 礼堂里已经聚集了好多人,一片欢声笑语,还有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孩子们跑来跑去的,场面更热闹了。

即使相隔十年,大多数人还是按分院位置坐的,只有小部分私人关系不错的才坐在一起,不过这里不包括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学院。

坐斯莱特林长桌的人很少,经历过那场大战后,虽然当初有的人是受父母影响,可毕竟有差不多一半的斯莱特林的学生都加入黑魔王的阵营,大战后相关的人被关进了阿兹卡班,即便后来得到平反被放出来,也曾在里面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不少人都直接离开了英国去躲避风头。

当然,这里面没有Draco,不得不承认老Malfoy先生是个非常有手段的人,加上Malfoy夫人救过他一次,Harry也努力帮他们一家洗清嫌疑,虽然魔法部那群人还是有所怀疑,也没有太为难他们,关了几天就放出来了,很快Malfoy一家又回归到上流社会继续当傲慢的纯血贵族。

Harry装作很随意的瞟了眼斯莱特林的人群里,他看见了Blaise,Pansy,Vincent,Doyle,甚至是Greengrass家的两姐妹,就是没有Draco。

难道他没有来。

Harry的心思沉了沉,原本和学院伙伴们见面的喜悦都冲淡了。

察觉Harry小心思的Hermione碰了碰他手臂小声的:“Malfoy也许晚点到,最近报纸上都在报道他们家的投资项目,好像很忙的样子。”

Ron在旁边翻了个白眼,然后被Hermione踢了一脚。

Harry连忙违心的说:“不,我没有特别在意。”

这下Hermione都忍不住白他一眼了:“拜托,我们又不是眼瞎,你就差在脸上写:Malfoy为什么没有来,几个字了好么。”

被戳破心思的Harry的低头默默喝了口果汁,没有接话。

十年未见的校友们,如今都是大人了,各自有了家庭事业,从学生时代起Harry就是话题中心,现在成为法律执行司司长的Harry更是个移动的话题了,关于他的讨论源源不断。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问了句:“你现在和Malfoy关系怎么样了?”

这一范围内的空气瞬间凝固下来,场面一度很尴尬。

Harry清清嗓子,看向曾经的校友,态度十分认真的:“如果今天我见到他,我希望和他握手言和。”

一时间各式各样夸赞的话从四面八方涌来,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

Harry的话刚说完没多久,眼尖的人就看见了大门口出现的Draco,立马嚷嚷起来。

Harry赶紧转过身去看,一身剪裁得体价值不菲的灰色西装,淡金色的头发一股脑的朝后梳得服服帖帖,仍旧是一副苍白瘦弱的样子,只不过比学生时代高大了一些,看起来比Harry还要高一点,神态傲慢,举止完全继承了他父亲那一套,光站那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手里牵着一个4.5岁的小男孩,一个金色头发,长得十分可爱的小男孩,他们正往斯莱特林那个方向走。

Harry瞬间僵住了。

斯莱特林人群里,那个Greengrass的小女儿,叫Astoria的那个迎了上去,从Draco手里牵过小孩抱起来亲昵的亲了亲,跟Draco一起在长桌边坐下,看上去像是一家三口的样子。

Draco从出现,到背对着格兰芬多这边坐下,完全没有往Harry这边看过一眼。

Harry觉得自己不太好,耳边充斥着周围伙伴讨论着Draco结婚生子的事,他整个僵住了好几秒,才被Hermione担忧的声音唤回意识,一个慌乱碰到桌上的杯子,果汁洒了一身。

连清理咒都忘了,表示要去盥洗室清理,婉拒Ron的陪同,想要自己一个人静静。

Harry离开时慌乱的背影,如同当初六年级Draco从礼堂匆匆离开一样,落在当事人眼里分外眼熟,理所当然的,Draco趁没人注意悄悄跟了上去。

闯进盥洗室的Harry还有点懵,甚至还觉得有点冷,他现在站在位置和Draco六年级时对着镜子哭的位置一样。

如果不是现在他心理承受能力特别强大,他现在也差点崩溃了。

Harry设想过Draco被表白后的很多种反应,最严重的是揍他一顿,最难过的是躲他远远了再也不想见到他,什么都好至少他说出来了。

可是现在,他连说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在Harry反复给自己心理安慰的时候,Draco冷淡的声音的后面响起:“怎么,伟大的救世主也会躲在盥洗室哭?”

Harry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拔出魔杖转过身对准来人,看见Draco脸色明显更冷一个度后,默默收起魔杖:“我才没哭。”

“哦,没哭。”

Draco敷衍的附和道。

沉默了一会。

Harry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Draco马上堵回去:“这里只准你一个人进来?”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什么?”

Harry疑惑的看着Draco,很快想到另一个可能:“难道你是来报复的?”

“什么???”很快反应过来Draco觉得有点好笑的:“对,我是来报复的,你要站着不动让我用神锋无影戳几个窟窿吗?”

被嘲讽的Harry张了张嘴半个字都反驳不出来。

如果Draco要拿六年级的事来找茬,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那件事确实是他的错,是他害得Draco在医务室躺了大半个月,如果不是Snape教授及时赶到,现在也就没有Draco这个人了。

两人之间再次陷入沉默中。

就在Draco觉得无趣正打算走的时候,Harry没头没尾的说了句:“恭喜你了。”

Draco怀疑的看着他,这个Harry Potter今天怎么老说一些让他觉得奇怪的话,真的不是别的什么人喝了复方汤剂假扮的吗。

Harry尴尬的解释着:“你的孩子很可爱,Astoria也很爱你,看得出来你现在过得很好。”

Draco看他的眼神更奇怪了:“那不是我的孩子,我还没结婚,你近视又加重了?”

!!!!!!

Draco的话像是初春的阳光,温暖了Harry的心房,让Harry的心情瞬间雀跃起来,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

Harry的变化太过明显,Draco忽然就明白过来,诧异的问:“你该不会是以为我结婚了就自己一个人躲在这哭吧?”

“我没哭!”

“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是又怎么样!”

Harry自己都被自己的理直气壮给惊到了,反正Draco没结婚,他也打算表白,虽然这个地点不太合适,总归他是说出来了。

“你表白的态度和地点真是特别,格兰芬多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的?”

“我只是跟你表白又不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考虑什么后果”

难得被噎住的Draco没有说话,就这么盯着Harry看。

Harry后知后觉的才到尴尬和害羞,还是继续鼓起勇气问对面的人:“你的回答呢?”

“我考虑下”丢下这句话Draco就率先离开盥洗室,没有给Harry再说话的机会。

被留下的Harry还有点懵,Draco他居然说要考虑,没有直接拒绝他,这已经超出Harry的预料了。

看样子他还是有机会的?

再次回到格兰芬多长桌的时候,Hermione看着明显心情好上天的Harry询问:“你刚刚做什么去了?”顺便对着Harry衣服上的果汁痕迹施了清理一新。

Harry把刚刚在盥洗室发生的事都跟Hermione说了,旁边的Ron听得一愣一愣的,还有这种操作?

很快到了校庆致辞环节,Harry和Hermione这类的好学生都上台说了几件校园趣事和对大家未来的祝福。

McGonagall校长说完结束语后,神秘的告诉大家有个特别活动,就是把他们三年级的时候埋下时间胶囊挖出来了,等会就按照名字交给他们。

埋时间胶囊并不是魔法学校的传统,反而麻瓜学校比较常见,把小时候写的纸条塞进瓶子里,埋进土里,长大后再挖出来看。

三年级的时候正好Dumbledore校长突然对这方面的东西感兴趣,就交给他们做写小纸条埋时间胶囊的任务,每个人都必须做,四个学院的时间胶囊分别埋在指定地点。

当时斯莱特林的贵族子弟们还抱怨过这个活动太过麻瓜,但又不得不老老实实埋时间胶囊。

大部分人埋了就忘了这回事,后来七年级发生战争,战争过后大家都各奔东西,毕业了基本各过各的,一晃十年过去了。

那时候大家都还小,纸条上基本都写着对家人的美好祝福,或者是自己想要的礼物。

有别出心裁的人会把纸条折成各种形状的,装在瓶子里特别好看,大多数瓶子里的纸条都整齐折叠在一起,有的被揉成金色飞贼样子,有的是小船,还有帽子,也有心灵手巧折出的玫瑰。

其中有个千纸鹤的特别明显,一看就是出自Draco的手,Harry朝这个瓶子看了好几眼。

眼看着一个个写着名字的玻璃瓶在魔法作用下轻飘飘飞到自己主人那里,学生时代的愿望在土里长埋十多年后终于重见天日了。

Hermione写的是希望长大后的自己能成为一个有才能的人,为魔法做贡献,现在成为魔法部部长的她也算是完成愿望了。

Ron的愿望是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食物,再也不用上Snape教授的课,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Harry写的是希望身边的朋友和家人都能健康快乐,很普通又很真挚。

其他学院那边也是一片吵吵闹闹的热闹氛围。

有的人连自己当初写了什么都忘了,这些人里并不包括Draco,想到自己当初写的话,Draco都觉得自己很蠢,并不打算当着大伙的面打开瓶子。

这时有张纸条飞到Draco面前来了,Draco接过来一看,上面不知道是谁歪歪扭扭的写着:“斯莱特林的Draco Malfoy真是个讨厌鬼。”

Pansy拿着纸条念念叨叨的要找出骂Draco的人,结果自己收到了被骂的纸条。

McGonagall校长笑着解释道:“Dumbledore校长给你们写愿望的纸张可是有魔法的,如果你们在上面写了别人的名字,打开瓶子的时候纸条会自动飞到你们写的那个人面前,如果还有人小时候写了埋怨同学的话现在可别急着打开。”

Draco觉得自己更不能打开瓶子了,正是他表现得太护着纸鹤,让旁边的Blaise感到非常好奇。

于是趁Draco一个不注意就把他瓶子拿过来了:“Draco你写的是什么?”

反应过来的Draco立即起身去抢:“Blaise!快还给我。”

这边闹腾的动静太大,大部分人都往这边看过来了,也包括Harry这边的。

Pansy同样好奇的伸长手把瓶塞拔了,想着大不了也就是Draco骂Potter的话,那时候他有多烦Potter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差不多也是三年级的时候Draco知道了Harry的身世,没少拿Harry家人的事嘲讽他,好几次都差点打起来。

“操!”看见瓶塞成功脱离瓶口的瞬间,Draco难得的,毫不优雅的骂了句脏话。

从瓶子的飞出的千纸鹤在Draco拔出魔杖要毁掉它之前,平平安安的直径飞到Harry面前。

Harry自然又熟练的接住纸鹤,自动铺展摊平的纸张上,Draco稚嫩的笔锋勾勒着漂亮的花体字。

「我想要成为Harry Potter的家人」

赶在Harry有任何举动之前,Draco先一步幻影移形逃走了。

“Draco等等!”Harry刚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捏紧纸条同样用幻影移形追了上去,留下众脸懵逼的大家。

Ron问他聪明的妻子:“Harry这是怎么回事?Malfoy又是怎么回事?”

Hermione一副虽然我不清楚但是大概猜到的样子告诉他:“我们可能很快就要收到Harry和Malfoy的婚礼请帖了。”

??????

如Hermione所说,校庆过后没几天Harry就带着Draco来拜访他们,顺便带了婚礼请帖。


———————END———————

沙雕小剧场:

Harry:你三年级的时候就想和我结婚了?

Draco:别想太多了,你怎么不说我是想当你爸爸?

Harry:……离婚

评论(4)

热度(173)